www.am8082.com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m8娱乐城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主页 > 意林杂志 > m8娱乐城 > 温浩溟:让书本上长出花草

温浩溟:让书本上长出花草

时间:2017-10-30 作者:未详 点击:

  如果有人给你说,书本上可以长出花花草草来,你一定不相信。但现在确实有人能让书本上长出植物,并且结出的果子还能吃。
  
  这种书包括“番茄书”、“黄瓜书”、“茄子书”等。这些貌似书本的产品表面包装着防水纸,其内塞有石绒、人造肥料和种子等。人们购回后按照附赠的种植说明,只要每天浇水,便能长出手指粗细的黄瓜、弹丸似的番茄、拳头大的茄子等。
  
  一般情况下,一本“番茄书”经培育可长出5个左右“迷你果”;一本“黄瓜书”可结出3-10条“袖珍瓜”,既可观赏,又能食用。
  
  这种既可以阅读也可以种植,而且能从书中长出花花草草的书叫做瓜果书。他的发明人竟然是个80后小伙—温浩溟。
  
  聊天聊出商机
  
  2007年23岁的温浩溟从江西景德镇陶瓷学院外语系毕业,在学校宣传部老师的推荐下,到广东佛山华夏建筑陶瓷研究开发中心做了翻译。
  
  在这里他遇到了一个教授,在一次聊天时,教授给温浩溟讲了花果书的案例。
  
  教授说,他听说有一种叫花果书的产品卖得很好,就是一本书,既可以看,也可以种花草,如果种植番茄、黄瓜等蔬菜,结出的果子还可以吃。
  
  “不可能。”温浩溟脱口而出,“书本是无机物,怎么能长花草呢?”教授也是听别人说,自己没有见过,同时他也不知道什么地方有这种产品。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温浩溟听到世界还有这样的产品,他就想,这种产品在其他国家卖得火爆,在中国也应该卖得不错。
  
  想到这里,温浩溟马上通过QQ与在深圳工作的三个朋友说起了花果书,三人听后,认为可以一试。说干就干,四个人每人拿8000元。当时四人都有工作,最后阿武挺身而出,决定辞职全心做花果书。为了不让阿武太吃亏,三人商定每个月给他2000元的工资。
  
  就这样,2009年11月份,四人正式开始做花果书。项目、资金和团队都已到位,下一步就是具体操作了。
  
  花果书既然是工艺创意产品,温浩溟就想日本工艺创意是全世界最强的,会不会是日本生产的呢?他马上联系景德镇陶瓷学院一位日籍女老师,让她帮忙问问日本是否有这种花果书,如果有的话,就给他买上一本。
  
  一个星期后,令人振奋的消息传来,花果书正是起源于日本,并且在日本热卖。同时日籍女教师还给温浩溟买来一本样品。温浩溟兴奋极了,然而当他打开包装,看到真正的花果书时,他惊呆了。原来,从日本带来的花果书并不像张有卓教授说的那样,“就是一本书,后面附带一个小包种子,顾客买到花果书后,还需要自己买盆子栽种。”
  
  当他把见到的情况告诉其余三个伙伴时,大家刚才还跃跃欲试,听到后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我们何尝不试试呢?做出一本真正的花果书。”许久,一个伙伴在网上说。温浩溟一听感觉有道理,日本做不成,不代表中国也做不成啊?四人马上又来了精神。
  
  首批产品遭雪藏
  
  日本的花果书没有太多创意,但是销售十分火爆。温浩溟就与三个伙伴商量,想首先拷贝日本的产品试试。
  
  实际上,拷贝别人的产品也需要技术,花果书最核心的技术部分一是介质(种植花草的载体,类此土壤);二是种子;三是外观设计。
  
  为了破解日本花果书的介质构成,温浩溟和三个伙伴到处求教亲朋好友,但是都没有办法。正当温浩溟束手无策之际,同宿舍的舍友给他提了一个醒,“咱们就是科研单位,还用跑去问别人。”温浩溟一听,眼前一亮。
  
  原来温浩溟的舍友就是理工科出身,专门做各种化学物品检测工作。而单位的检测器械大都是从欧洲进口,精确度很高。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温浩溟委托舍友对日本的花果书介质进行了检测,很快就得出了各种原料的比例,“知道这个秘密,就能保障植物能活下去。”温浩溟说。温浩溟又联系到北京中科院农业研究所,在那里专家破解了种子。
  
  最后学设计出身的伙伴稍微改造了一下日本花果书的外观,日本的花果书是一本小人书,页码很小,伙伴就将其放大,成为一本正常的书。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三个伙伴在深圳找到一家印刷厂专门印刷瓜果书,书的内容与日本有些不同,日本的书籍由于是给青少年看,内容大都是环保之类的,温浩溟瓜果书的内容大都是关于花果书起源和文化与科普宣传之类。
  
  产品出来前,就需要宣传推广,但当时没有钱做广告,四人就通过网络推广瓜果书,在论坛发帖、在博客撰文……
  
  伙伴们给在佛山的温浩溟邮寄了100本,温浩溟拿到产品后发现,自己做的花果书并不受市场欢迎。在深圳的三个伙伴,销售情况也不乐观。
  
  原来,温浩溟生产的花果书,种子和书相分离不说,发芽率还很低,只能达到60%左右,就算发芽,植物也长得奇慢。
  
  面对惨淡的市场,四人十分沮丧,最后达成协议,认为客户对产品反映不好,不能再销售花果书了,因为这会砸了花果书的牌子。就这样,第一批产品800本花果书从此被雪藏了起来。
  
  怕产品成“潮品”
  
  看到销售不好,合作伙伴动摇了,两个伙伴先后退出了团队。
  
  为了提高种子的发芽率,温浩溟再次找到北京中科院农业研究所,本来以为事情会十分顺利,但是他这次碰壁了。
  
  这次接待他们的专家看了温浩溟送来的样本后,感觉这是小儿科的东西,不愿意为其提供服务,只是给温浩溟提了一点建议,就是让他在介质中加入催生剂,让种子快速发芽、长大。
  
  碰壁后的温浩溟只好又返回深圳大学生命科学院,在专家的指导下,他们重新配置了介质中各种原料的比例。重新配置后,效果果然出奇,种子发芽率马上由原来的60%左右提高到98%左右。
  
  温浩溟又请原来做设计的创业伙伴重新设计花果书。这次设计出来的花果书比原来有了质的提高。
  
  一本书,把中间掏空,放入防水的材料,铺上介质,将附带的种子种植介质中,按时浇水,不久就能发芽。花果书在未载入植物之前,可以阅读。
  
  第二代产品出来后,众人都眼前一亮,通过网络宣传,要求加盟的电话也纷至沓来。
  
  2010年4月份,温浩溟和阿武正式开始第二次招商。温浩溟至今仍记得第一个分销商客户。“那是青岛一个客户,当时他在军队做事,看到这个花果书后,感到十分好奇,认为在军队送礼如果送花果书将十分有新意。”这个客户一次性向温浩溟订购了250本花果书。
  
  正当事业即将起步的时候,变故又发生了,最后一个伙伴也提出了退出。温浩溟十分伤心,但是又无可奈何,最后他决定将花果书创意基地由原来的深圳搬迁到自己的老家—江西赣州。
  
  事业又翻开了新的一页。制作花果书的条件已经全部具备,同时教师节也即将来临,温浩溟就经常加班,催促生产厂家开工。就这样他自己做的第一批花果书终于在7月中旬面世。
  
  实际上,在花果书生产之前就有不少分销商电话咨询,还有不少人下了订单。温浩溟首批生产的4000本花果书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全部卖光。
  
  事业发展已经进入快车道,2010年7、8、9三个月,温浩溟营业额就达到了60多万元。
  
  “现在差的时候,一天能卖出1000本,好的时候则可达3000本。”温浩溟说。事业发展已经进入良性循环。但是温浩溟并没有高兴起来,“现在没有赚多少钱,最重要的是我们发展还面临着许多瓶颈。”他说自己最担心的是花果书成了“潮品”,就是产品像风潮一样匆匆过去,以后再也无人问津。
  
  “我们现在做的不仅仅是产品,做的更是产业,这样才能使花果书持续下去。”为此,温浩溟已经想出了下一步的策略,就是开发新的品种,比如适合白领栽培的花草,还有在夜间也能看的荧光书等。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