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am8082.com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m8娱乐城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主页 > 意林杂志 > m8娱乐城 > 别人睡觉他赚钱,巧卖“挂枕”生意火

别人睡觉他赚钱,巧卖“挂枕”生意火

时间:2017-11-30 作者:未详 点击:

  坐火车最烦的是什么?晚上睡觉!
  
  买到卧铺票的乘客当然好,可是坐硬座车厢的人就遭罪了。坐着睡觉,腰酸腿麻不说,就这脑袋歪来晃去的,怎么也睡不安稳,睡不踏实,弄不好还会扭伤脖子。顾振胜却从“坐着睡个安稳觉”的渴望中发现了商机,做起了供硬座旅客睡觉用的“挂枕”,生意做得十分红火,如今他已赚了30多万元,在城里买起了大房子呢!
  
  郁闷!想在火车上睡个安稳觉真难
  
  2004年春节后,顾振胜跟着叔叔南下广州打工。可是,他运气很不好,由于出门时天寒地冻,加上坐的是从北京到广州的慢车,长途跋涉中他患上了重感冒。
  
  在火车上,上厕所不方便,连喝口开水都困难,最难熬的是晚上睡觉,三个人一排的座位,顾振胜恰巧坐在靠过道的位置,躺着睡不可能,趴着睡没地方,他只好挺直腰坐着,将头倚在座位的靠背上睡。一觉醒来,腰酸腿麻不说,这脑袋歪来晃去,竟然扭伤了脖子。最后,他用衣服拧成一股绳搭在肩上,从两边顶住脑袋,这才勉强睡了个小觉。他似乎做梦梦见自己枕着家里的大枕头,睡得可香甜了!
  
  到了广州,顾振胜住在叔叔的出租屋里,连续找了一个月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不久,他还是决定回北京去。那次,他坐火车时同样很拥挤,没座位的他只好花5元钱买了张塑料凳子。一路上,他不住地想:火车上卖凳子也能赚钱,那我要是卖别的能不能赚钱呢?
  
  于是,他挖空心思地想,希望自己能设计出一个什么玩意来,可以在人坐着时将头固定起来。最初,他从古人“悬梁苦读”的故事中得到启示,用布带做了一种悬挂脑袋的简易产品,可他一试,连自己都不禁一笑:这不像是悬梁自尽吗?拿这东西去卖不被人骂死才怪呢!后来他觉得不让脑袋东倒西歪,就只有在脑袋四周设置固定物。于是,他又用布条做了一个救生圈似的环形枕头,套在脖子上脑袋果然不东倒西歪了,而且可以很舒服地睡上一觉!他既兴奋又担心:这破玩意到底能不能卖出去呢?
  
  那时,顾振胜在北京打工挣钱也不如意。于是,2004年7月底,他回到大兴县老家,准备实施自己的“枕头创业计划”。
  
  他拿着自己事先做好的一个“枕头模具”,找到在村里开补衣店的老裁缝田大妈,说:“田大妈,帮个忙,看能不能整出这样的枕头来?”田大妈看了看后,笑着说:“这很容易嘛!我给你做些环形枕头套,你再找些棉花、碎布之类的塞进去,不就成了吗”?
  
  几天后,田大妈就给他做了120个环形枕头套,3元钱一个,他爽快地付给田大妈360元,这就是成本了。回家后,顾振胜立即找了些棉花和碎布塞进去,然后缝上一颗纽扣。他将货物和表弟带到北京西站附近的一间简陋地下室,那是他每月花100多元租来的,用于存放货物和临时休息。
  
  由于第一次卖这样的产品,顾振胜心里也没底,所以为了减少“风险”,2004年8月的一天,他买了两张从北京西到大同N213的硬座票,总共才92元,他心想即使卖不出去一个也损失不大。那天上午9点多,他带着表弟每人扛了40个枕头上了N213次列车。火车出站后不久,他就开始叫卖起来:“卖枕头啦卖枕头啦!戴上它睡觉方便不会脖子疼啊!10元一个即刻享受啊!来来来,先试试啊!”
  
  顾振胜来回叫了半天,竟然没人理会。一个建筑工模样的青年听得都厌烦了,扯起嗓子骂了起来:“娘娘的,这大上午的谁想睡觉啊?再说这列火车连空调都没有,天气又这么热,套上你那玩意,脖子不生痱子才怪呢!这么没脑子你还来赚个球!”话虽然难听,但顾振胜一言不发地走了,那青年的话提醒他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当初他一心想着票价低去了,却没想到这是8月,天气炎热,而且是无空调的普快!
  
  果然,那一趟顾振胜算是白跑了,到达山西大同后一个枕头都没有卖出去!
  
  绝对首创!另辟蹊径卖挂枕生意红火
  
  他和表弟在大同只停留了一个白天,然后吸取教训,仔细掐算时间,最终买了两张从包头出发开往广州的K598次列车硬座票,但由于他买的只是大同到北京西这段路程,所以总共也才96元,比来时每人只多了2元,不过这趟车是空调快速!晚上11点多钟,他在大同火车站上车前就反复地叮嘱表弟:“一定要抓紧时间啊!这趟火车速度很快,明天早上6点就到北京西站了,也就是说,我们一定要在这6个小时内把这些枕头卖完,否则咱们这次就要亏本啦!”
  
  顾振胜和表弟上车后,立即分头行动,趁着人们还闹哄哄地未坐稳,他们就大声地嚷起来:“卖枕头!卖枕头!去广州的朋友快买啦,还有34个小时啊!旅途漫漫,买一个好睡觉啊!”一个20多岁打扮得像个白领的女孩子,可能是从包头上车,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已经昏昏欲睡了,但脑袋总是在那里歪来歪去,她听了顾振胜的叫卖后瞥了一眼说:“这什么枕头啊?管用吗?”顾振胜也不知道自己这玩意该叫啥枕头,情急之下他嘿嘿一笑说:“这,这叫做挂枕,就是挂在脖子上的枕头,你瞧,就这样,多舒服呀,保证你能睡个安稳觉!”他边说还边示范,那女孩拿了一个戴上试了试后,感觉还真不错,便说:“买一个吧,不然到广州后脖子都要断了!”那女孩掏钱买一个后,她对面的一个男旅客也爽快地买了一个!
  
  就这样,顾振胜和表弟不到一个小时就卖出去40多个枕头!后来,由于夜已深,人们都在打瞌睡,他为了不影响别人休息,不再大声叫卖,而是改为低声“诱惑”。他看见一对父子坐在厕所旁边的过道里,眼睛一会儿眯一下一会儿又睁开,便凑过去坐下轻声说:“大伯,看样子,你是送你儿子去广州读大学的吧?真是有福气啊!不过还远着呢,小弟肯定是第一次出远门吧?你看他都困成这样了,买个枕头给他安心睡个觉吧,去大学报到要精神爽呀!”那位大伯有点动心地说:“你这东西也太贵点了吧?顶两碗方便面呢!”“要不这样,你父子一人买一个,18元钱,怎样?”顾振胜能说会道:“其实你老人家更应买一个,人生在世身体要紧啊!”那位小兄弟听了后,也劝父亲:“爸,就买两个吧,你有颈椎病,戴上这个打瞌睡安全些……”磨蹭20多分钟后,那对父子终于买了两个。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K598次列车早上6点到达北京西站后,顾振胜和表弟带去的80个枕头顺利地全卖完了!两天时间他获得了800元毛收入,除去来回车费以及枕头的成本钱,纯赚了约400元,他高兴地拍着表弟的肩膀说:“早知道这样,去的时候就坐空调车,那120个都能卖完哈!”
  
  这次尝试成功,他还总结了几点经验:一,在天热的季节卖挂枕,一定要去那些有空调的火车,这样旅客使用起来才舒服;二,卖挂枕最好在晚上,因为白天旅客都睡不着,只有晚上困得实在难受时,旅客才会深刻感受到挂枕的好处;三,最好选择那些长途列车,里程越远的越好,也就是说旅客被折腾得越腰酸背痛,就越有利于推销挂枕……意识到这点后,他和表弟南征北战,两年下来,生意十分红火!
  
  为了保证货源充足,2006年12月底,顾振胜回村里跟田大妈签订了长期合作协议,要求田大妈负责裁缝枕头套和装好填充物。由于从大兴县到北京市区只需要40分钟,所以每次他只需要打个电话给老家的一个小面包车司机,货物很快就可以送到他的出租屋里来。这样解决了货源问题后,他和表弟便可以安心销售了。
  
  2007年1月3日,顾振胜买了两张1363次(由北京西开往成都)在郑州下车的普通空调车,票价总共为142元。晚上10点多钟,他们带着80多个枕头上车后,没想到购买者十分踊跃,有个小伙子开心地说:“真是想得周到!这小玩意下车后还可以当围巾使用,天寒地冻的,戴着它不仅能睡觉,还能挡风寒!”
  
  第二天早晨到达郑州后,顾振胜卖得只剩下20来个枕头。下了车,表弟问:“我们还坐这趟返回的车回北京吗?”他说:“你傻呀,我们回去就不要坐终点站是北京的车了,你想想,郑州到北京只需要几个小时,都快到终点站了,谁还买这玩意啊!”紧接着,他买了两张1482次列车(由汉口开往包头)在北京西下的硬座票。然后,他和表弟在郑州火车站候车厅里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下午3点多钟,他们上火车后,一个小时就把剩余的20个枕头卖完了!晚上11点多到达北京西后,他们刚好可以回到出租屋再好好地睡一觉,第二天再重新工作……
  
  顾振胜按这条路线跑了几趟郑州后,发现每次回来都“缺货”,实在不合算。可是,他和表弟每次无论怎样把枕头挤压,每人最多都只能带40来个。一天,他反复地琢磨:既然如此,那何不在郑州也设一个点呢?不久,他就在郑州火车站附近也租了一间很便宜的民房。开始由于在郑州找不到合适的裁缝,他便让表弟从北京托运了一些空枕头套过来,然后他到郑州郊区一些老百姓家中低价收购了棉花、碎布等填充物,装好后便可以拿去卖了。
  
  月入1.5万,旅途越漫长他越赚钱
  
  2007年2月的一天,由于正值春运高峰,火车票十分难买,顾振胜也担心人太多,扛着枕头上火车不好卖,便对表弟说:“咱们就在火车站广场卖吧!”没想到这一招也很灵,许多要坐几天几夜的旅客毫不犹豫地买了。那天在北京西站,有几个打工同乡没买到火车票,决定去客运站坐长途汽车,看到顾振胜的小挂枕后,便每人买了一个:“真烦!俺们那旮旯,长途汽车都是硬座大巴士,连卧铺车都不整一辆!”
  
  顾振胜听了,心中一喜:对呀,长途硬座汽车也用得着小挂枕啊!他赶紧让表弟到长途汽车客运站去卖。就这样,兄弟俩在春运期间竟卖了5000多个挂枕,纯赚了2万多元!春节后,他又从家乡叫了两个亲戚出来加入他的队伍!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顾振胜发现自己的小挂枕也有不少缺点,比如下雨天打湿、弄脏了就卖不出去,有的旅客担心是别人用过的、怕不卫生而不敢买,还有的人觉得样子太老土、不够时尚等等。这些问题他都跟村里的田大妈反映过,尽管田大妈的缝纫手艺是一流的,但做出来的小挂枕还是像乡下的布鞋,很难迎合现代人追求时尚美观的心理需求。他也曾想过找有关工厂生产,但一直没时间。
  
  2007年4月15日,顾振胜在北京开往广州的T29次火车上叫卖时,一个30岁左右的男子看了他的小挂枕后,主动跟他聊了起来:“兄弟,你这枕头很实用哈,是哪做的?我姓高,是广州一家枕头厂的业务员……”经过一番长谈,顾振胜立即和高先生达成了合作协议。第二天,他就跟着高先生来到了位于广州市白云区神山镇的那家枕头厂,双方很快确定生产。一周后,2000个小挂枕就出厂了,工厂生产的小挂枕果然漂亮很多,不仅布料质量好、注重颜色搭配,而且还设计了一些时尚图案和公仔形状,更重要的是每个小挂枕竟然只需要5元钱!
  
  怎会这么便宜呢?顾振胜一打听,原来那家工厂给他生产的小挂枕成本非常低,都是使用附近很多服装制衣厂按吨处理的布头。为了便于搬运,厂家还在产品外面加了一层薄膜包装,这样同时解决了顾振胜零售时担心被雨淋湿弄脏的问题!新产品一上市,在火车上简直卖疯了!
  
  2008年5月,顾振胜发现白云区那家枕头厂,跟自己在广州花都区打工的叔叔离得很近,便叫叔叔和叔母从厂里辞职出来,然后他在花都火车站旁边租了一间房子作为“广州办事处”,让叔叔和叔母帮他专门负责接货、发货、零售等业务。这样以来,顾振胜就有北京、郑州、广州三个“办事处”了,而且在京广铁路线上呈北、中、南的格局。
  
  如今,顾振胜不但养活了手下的这帮“亲戚”,他还纯赚了30多万元,在北京大兴城区买了一套90平方米的房子。更令他欣慰的是,他的一个同学的妹妹见他很出息,大胆地向他伸出了橄榄枝。顾振胜的成功告诉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常常会在外面四处闯荡,其实许多孤独、寂寞的旅途中也隐藏着商机;而且,无论你做多么小的生意,都需要有一种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勇于创新、另辟蹊径的精神!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