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am8082.com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m8娱乐城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主页 > 意林杂志 > m8娱乐城 > 当性取向和梦想改变之后

当性取向和梦想改变之后

时间:2015-06-02 作者:未详 点击:

  康纳·奥布莱恩,生于1963年4月18日,美国脱口秀主持人、喜剧表演员、作家、制作人。出生在麻州布鲁克林,在爱尔兰天主教家庭长大。就读哈佛大学时曾在《哈佛讽刺家》杂志担任社长。1993年至2009年,在NBC电视台主持脱口秀,2009年6月至2010年1月,在NBC电视台主持《康纳·奥布莱恩今夜秀》,2010年4月转战TBS电视台主持全新的夜间脱口秀。
  
  在我的演讲开始之前,我必须指出的是我身后坐着一位德高望重的美国校长和缀满勋章的战争英雄,而我,一个有线电视脱口秀主持人,竟然被选中站在这里传授智慧。我发誓从没见过这么戏剧的事情,简直就是美国之怪现状的一个缩影。(众笑)
  
  在座的达特茅斯2011届毕业生,今天,你们做到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了不起到在美国只有92%的人在你们这个年纪才能做到的事:一个大学学位。(笑)
  
  没错儿,凭借着这个大学学位,你们在剩余那8%的人才面前就有了压倒性优势。我指的是那些中途辍学的失败者,比如比尔·盖茨、史蒂夫·乔布斯以及马克·扎克伯格。(笑)说到扎克伯格顺便提一句,只有在哈佛这种地方才需要有人发明一套繁复的社交网络,为的只是跟隔壁的某个同学说句话。(大笑)
  
  作为你们的毕业典礼演讲嘉宾,首要任务是告诉大家生活本来就是不公平的。比如,你们废寝忘食的辛苦了四年,为的就是拿到即将授予你的学位。那感觉一定棒极了!而达特茅斯授予了我一个同样的学位,仅仅因为我采访了《暮光之城》的第四主角。接受这个现实吧!
  
  不过大家别误会我的意思,我非常认真地对待今天交给我的任务。两个月前当我接到电话说要来这儿演讲的时候,我就决定要以你们准备重要期末论文的那种强度来准备我的演讲。
  
  所以直到昨天半夜,我开始动笔了。(全场学生疯笑,口哨声)我喝了两罐红牛,玩了几个小时的《使命召唤》,接着才打开我的浏览器。
  
  我认为维基百科已经写得很好了,它说:“达特茅斯学院是美国新罕布什尔州汉诺威市的一所私立大学,属于常春藤盟校。”
  
  谢谢大家,祝各位好运!(作结束演讲状,众笑)
  
  是的,我和这所学校之间有种特殊的纽带。事实上,这是我第二次到这里。这事儿要追溯到1980年,我17岁那年到各大名校旅游的时候来过达特茅斯。那时候达特茅斯真是个非常艰难的地方,当时还没有任何宿舍。即便如此,我依然爱上了达特茅斯,并且发誓一定会再回来。
  
  但是命运给我以沉重一击。由于没钱,我不得不选择了一家很小的地方性的计算机学校(揶揄自己的母校哈佛大学)。直到现在我还总是会情不自禁地想象:如果我那时选择了达特茅斯会怎样?
  
  如果我当时选择了达特茅斯,或许至少有好几学年要在野外度过,而今天我就会对所有植物和绝大多数岩石都过敏。
  
  如果我当时选择了达特茅斯,现在穿的就会是一条羊毛内裤,而不是一条蕾丝内裤。
  
  如果我当时选择了达特茅斯,恐怕依然不知道“DearOldDartmouth”(达特茅斯校歌)的第二段歌词。承认吧,你们没人能记得,刚唱到那段都是哼哼过去的。(大笑,口哨声)
  
  最后,如果我当时选择了达特茅斯,今天我就会在哈佛接受一个荣誉学位。想想就觉得很酷!
  
  11年前,我在哈佛毕业典礼上也做过一次演讲。从那之后,我再也没做过毕业演讲,因为我觉得实在没什么东西可说。2000年的时候,我告诉那些毕业生:“别害怕失败。”好了,现在我要告诉你们的是,尽管你们不应惧怕失败,但你们应该拼尽全力去避免失败。尼采有一句名言:“那些试图打败你却没有打败你的事使你更坚强。”但是,他没有强调的是这件事几乎就打败了你。
  
  如今,人们认为常春藤盟校毕业典礼的演讲嘉宾都是很了不起的人。可是就在差不多一年前,我体会过一次耐人寻味而公众皆知的失望。
  
  我曾在这个培养、帮助并最终成就了我的体系中度过了美妙的17年,然而我并没有得到我想要的,于是我离开了这里。这是一次职业生涯上的灾难。
  
  不过,接着发生了一些美妙的事情。烟雾缭绕、随风飘摇,在没有指南针的情况下,我开始尝试一些事情。我长出了一些奇怪的棕色胡须,我沉溺于社交网络的世界,我开始通过Twitter分享我的喜剧创作,我搞了一次全国巡演,我玩起了吉他……我重新站了起来,穿着一件贴身蓝色皮衣灌录了一张唱片,拍摄了一部纪录片,这把我的朋友和家人都吓傻了。
  
  最终,我放弃了所有那些既定的对于自己职业路径和名望的看法,并且接受了一个以不断重播情景喜剧而闻名的小电视台提供的工作。我做过很多愚蠢的、出格的、自发的以及看起来不够理性的事情。
  
  你们猜怎么着?穿着那件蓝色皮衣的我度过了职业生涯中最满意最炫目的一年。到现在我都不明白当时究竟是怎么了,不过我从来没有那么快乐过,从来没有面对那么多挑战,这点很重要,也对于自己在做的事情从未如此的坚定。
  
  这一切都是真的吗?当然,这很简单:没有什么事情比你最深的恐惧成为现实更能解放你的人生了。
  
  我和很多人一起读大学,让他们骄傲的是他们知道自己是谁,也知道自己要走向何方。在哈佛,班上有5个同学曾经告诉我将来他们终有一天会成为美国总统。他们中的4个人在一次汽车旅馆枪击案中身亡,另外的一个曾为电视节目BluesClues短暂担任过主持人,不久在另一起汽车旅馆枪击案中变成了植物人。(笑,持续掌声)
  
  你们在22岁时给自己设计的人生轨迹必定与32岁或42岁的人生轨迹不同。一个人的梦想是不断形成不断变化的一个过程,有起有伏。
  
  在座的许多同学今天之所以能获得常春藤盟校的学位证书,是因为你们在自己的心中埋下了梦想的种子,并且努力奋斗去实现梦想。不过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不管你们现在的梦想是怎样的,它终究会改变。
  
  不过没关系,四年前,你们当中的许多人都有过具体的愿景,要有什么样的大学生活,以及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我敢打赌,今天你们中的绝大多数都会承认你们实际度过的这段时光跟原先自己的想象有很大不同。你们的室友变了,你们的专业变了,甚至一些同学的性取向也变了。(大笑)
  
  我打赌,就在我开始演讲之后,你们当中的一些同学刚刚改变了性取向。我知道自己曾经也是如此。但是通过这些好的、尤其是不好的变化,现在的你已经不再是你印象中四年前的那个你了。(大笑)
  
  我在NBC最后一期节目快要结束的时候,就在信号被切断之前,我说了一句:“努力工作,友善待人,美妙的事情终将发生。”
  
  今天,在这里获此殊荣并站在一个树桩子后面对着达特茅斯2011届的同学发表演讲的时候,我对此更加深信不疑。(长时间鼓掌)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